好像面前的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然后她看

2019-10-13 作者:健康新闻   |   浏览(74)

图片 1

这个世界,弱者连开口都是罪过。

放假在家的时候,我只想躺在床上,脑子跟浆糊一样乱,还隐隐作痛,间歇性发作。我真的受不了了,我跟姥姥说我要退学,姥姥以为我是身体不舒服,就打电话给妈妈。妈妈带我去了医院,检查了一通,身体没有问题,医生说带我去心理科。后来一检查测试,抑郁症。这个结果让妈妈很惊讶,她觉得我这么小怎么会有抑郁症,她问我,我什么也没说,我不想把我的丑事告诉别人,哪怕是我的亲人。虽然医生给我开了药,让我回去后服用,但我特别抗拒。我一再坚持地跟妈妈说我要转学,不然我就不上学了,后来为了我,妈妈跟好久不见的爸爸商量了一下,把我转到了其他的学校。

我很生气,心中的烈焰熊熊燃烧。

图片 2

我曾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,四年地狱般的经历,直到今天我都没能完全走出来。如果能回到从前,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辍学。

图片 3

这世上没有人是一样的

其实在被欺凌的时候,我需要的,只是一个拥抱而已。

但实在是不清楚每次吃多少曼陀罗才能致死,所以只能一次次尝试。

在我小学时期的某一天,那时我依旧处于被冷暴力所包围的阶段,那天女生们把我叫到二楼,然后一脸微笑的和我说和好吧。我当时真的好开心,因为他们还说要和我做朋友,还和我道了歉,并且还嘱咐我说,今天可以穿便服,不用穿校服来,我于是开心的穿上了妈妈给我新买的衣服,然后去了学校,可是那天下午我整整被罚站了一下午,因为那天必须穿校服,他们只是想看我出丑。我看着他们一脸憋笑的样子,只感觉心冷到了极点。他们在这段时期经常会无缘无故的打我,常常会把我叫到操场的角落里往我脸上吐痰,撒沙子,有时候会往我头上泼脏水。我每次回家都会编一个谎言,为了不让姥姥担心,我每次都会说是不小心摔倒在泥潭里的,然后姥姥一脸慈祥的拉着我给我洗头。她每次都会问我今天过得怎么样啊,和朋友们玩的好不好啊,我就会说我都很好啊,然后躲进自己的房间无声的哭了起来。因为我并不好。

高中的时候我和宿舍的一个女生发生了争执,然后打了起来,因为我力气比较大,所以直接把那个女生打倒在了地上,随后一系列便开始了。各种无意识性的挤兑,讽刺,大家冷眼看着我,直到最后演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氛围。“你去死好了。”这来自于我某位初中同学嘴里的一句话,那天晚上我再也受不了大家对我的冷暴力,我在宿舍拿着针和剪刀一次次的对着自己的手腕划着,划了好几下没有划破,我就说了一句“好想死啊,”谁知一个女生直接说道“那你去死好了”。我开始变得孤僻胆小,唯唯诺诺,晚上睡不着觉,白天上课没精神,老师讲什么都听不进去。我总感觉每天都有人在背后骂我,我总会在黑夜里哭泣,我真的觉得活着没有意思,我每天都不想回宿舍。

当你活着饱受煎熬,每天感受着生不如死活的像个行尸走肉时,到那时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。

现在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我很感谢遇见的病友们,他们让我少走了很多的弯路。如果你也是抑郁症患者,加atr808我可以把病友的经验告诉你。我愿意去帮助身边受伤害的朋友们,给他们温暖。

我想咆哮,揪着她的领口告诉她看清楚,我的伤口,一辈子都无法愈合,反复溃烂的伤疤,不是几句简简单单的话,就能略过!

图片 4

他们不知道……

图片 5

翻滚的怒气还没涌到喉咙,就在她那无所谓的眼神中,烟消云散了。

上小学的时候我就经常会被欺负,因为很少说话,经常默默无言,于是这便成了我被欺负的理由。我在班里有一个外号 “傻子”,但我这个傻子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冷落变得悲观,我有一个朋友,她叫思琪,她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保护着我,在别人冷落我的时候她总会站出来替我主持公道,直到那天,她把我的秘密当做玩笑一样对着讲台下的人说的时候,我感觉万念俱灰。“杨心的父母不要她了,他父母离婚了!”然后她看着讲台下站着的我又说:“要不要你和大家讲一讲啊,是不是因为你太傻,所以父母才会不要你啊?”我一脸惊愕的看着她,然后捂着脸跑出了教室。那种被背叛的感觉我至今难忘,只是因为她是我值得相信的人,我才把秘密告诉她,可是最后她却出卖了我,并且利用这个和其他孩子打成了一片,一起针对我,欺负我,也许她不会想到这到后来也依旧是我的一道伤疤吧。

因为他们没经历过。

换了新学校,仿佛一切都变了,我觉得我的生活终于晴朗了起来。但还是很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就情绪波动很大,为了控制自己,我不得已开始服用医生给我开的药。就这么混到高考结束,考了个不算好也不算差的大学。到了大学之后,我参加了学校的心理协会,认识了一些跟我一样的病友,有一些恢复得差不多的同学就把自己的方法告诉我们,我们互相帮忙互相扶持。

我说,因为恐惧。

“最可怕的不是死亡,而是人的冷漠”,每每想到这句话,我都有一种后怕。我亲身经历过,所以更能理解这句话。

没经历过手无寸铁却陷入泥沼的绝望,没经历过满怀希望像向最信任的父母求救却被反手推入地狱的绝望,没经历过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,只因为与他人不同,就要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。

这世界没人是一样的,没经历过的事情不要妄自评价,这样很恶心,真的。

因为忘拿作业,被老师揪着头发往墙上撞的头破血流。

因为在宿舍里其他人都在玩游戏而我在看书,就被视为异类,被孤立,被撕书,被极尽所能的欺负。连偷拍裸照传给男生这样的腌臜事也能干得出来。

从小学开始,学校就成为噩梦的代言词。

其实,死亡真的是不痛的。

很无力,也很想哭。

其实我是真的想死的。

诸如此类的小事,一点一滴蚕食着我本就脆弱的神经。终于在初三那年得了抑郁症。每天活在无感的世界里,脑子里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如何让自己死掉。又一次自杀失败后,父母指着我的鼻尖辱骂——别装了,吓唬谁呢,你要这么想死早死了!

  有一次和同事谈起学校,她问我为什么这么小却不继续念书。

因为被男同学欺负嚎啕大哭到办公室,却被深感丢人的班主任一把推出门外—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他怎么不欺负别人,就欺负你!

因为数学太差,被老师揪上讲台当众甩了二十几个巴掌,并告诉全班——我是个傻子,所有人都离我远点。

她跟我谈论学历有多重要,讲诉她校园时光是多么美好,告诉我做人要大方不要为小事计较,她觉得我所遭受的一切不过是孩子之间的玩闹,是我心灵脆弱过于小题大做。

可她只是一脸云淡风情的笑笑,好像面前的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你看,写出来之后肯定有诸多人,吹逼瞪眼站在到的高地来指责我。

本文由奥门金沙堵场官方网站发布于健康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好像面前的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然后她看

关键词: